法律的抉择: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未成年人犯罪量刑过度轻刑化的现状与反思
作者: 民一庭 刘国红   发布时间: 2015-07-20 17:27:03

法律的抉择: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未成年人犯罪量刑过度轻刑化的现状与反思

  

论文提要:

目前,我国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现象较为严重,占未成年人犯罪总数的一半以上。探究其原因,笔者认为现行法律制度以及司法实践在对待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上失之过宽是其原因之一。未成年人犯罪量刑轻刑化的目的是为了教育、挽救、改造未成年犯罪人,但在审判实践中却出现了过度轻刑化的倾向,在某种程度上促使了未成年人的犯罪人数呈现逐年增多,并且出现低龄化、团伙化、恶性化的发展趋势。此种社会现状与刑罚改革的目的背道而驰。本文立足于未成年人犯罪量刑审判实践,在剖析了未成年人犯罪的基本特征及其成因的基础上,透过现象看本质,笔者认为之所以在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上出现过度轻刑化的现象正是由于司法指导思想淡化惩罚功能、司法理论研究滞后司法实践、司法解释有失偏颇、司法实践滥用非监禁刑。一味地追求轻刑化的作法,与社会发展、罪刑法定原则以及国际量刑发展潮流相悖。据此,笔者提出通过成立专项理论研究课题组、实施“两极化”量刑、加强立法与司法解释、强化审判指导,整体推进治理措施,既能妥善解决过度轻刑化的问题,又能有效地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全文共7171字。

 

主要创新观点:

本文立足于未成年人犯罪量刑审判实践,在剖析了未成年人犯罪的基本特征及其成因的基础上,透过现象看本质,深入剖析在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上之所以出现过度轻刑化的现象正是由于司法指导思想淡化惩罚功能、司法理论研究滞后司法实践、司法解释有失偏颇、司法实践滥用非监禁刑。一味地追求轻刑化的作法,与社会发展、罪刑法定原则以及国际量刑发展潮流相悖。据此,提出了通过成立专项理论研究课题组、实施“两极化”量刑、加强立法与司法解释、强化审判指导,整体推进治理措施,既能妥善解决过度轻刑化的问题,又能有效地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

 

法律的抉择: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未成年人犯罪量刑过度轻刑化的现状与反思

 

目前,我国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现象较为严重,占未成年人犯罪总数的一半以上。笔者所生活的地方就曾发生的一桩全城震动的刑事案件。一伙未成年人与社会闲杂人员纠集在一起,为报复另一伙未成年人,在城市中的繁华马路上公然持械猛追猛打,致其中一名未成年人被迫跳河躲避而溺水身亡。这一幕原本应出现在港台警匪片中的场景却活生生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此恶性案件发生在法治思想不断深入人心,法律制度不断完善的今天,曾令笔者十分震惊,也引起了笔者的深深思索。为什么这些未成年人不计后果,公然相互斗殴,直接挑战社会制度的底线?为什么这些未成年人视法律如草芥,丝毫不畏惧于刑罚的惩罚?究其原因,笔者认为,现行法律制度以及司法实践在对待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上失之过宽是其原因之一。对未成年被告人刑罚过度轻刑化的倾斜保护不仅不利于教育感化未成年被告人,而且也不能达到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目的。笔者认为,在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上应该严则严,当宽则宽,宽严相济,罚当其罪,尤其应避免不区分犯罪性质、犯罪情节一味从严或从宽。只有刑罚的恶果大于犯罪所带的好处,刑罚就可以收到它的效果(1),才能真正教育挽救未成年人,使之成为遵纪守法的公民。

一、现状考量:问题之提出

所谓未成年人犯罪是指已年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人实施的危害社会、依法应受到刑罚处罚的行为(2)。当前,未成年犯罪人数居高不下,特别是未成年犯罪呈现出低龄化、团伙化、恶性化的发展趋势,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危害社会治安的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其主要特征是:

1、犯罪主体低龄化。由于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受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等原因,现在未成年人犯罪的初始年龄比上世纪末提前了23岁。特别是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杀人、强奸、抢劫等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日益增多。

2、犯罪手段暴力化。一部分未成年被告人在作案时不计后果,对被害人没有丝毫同情、怜悯之心,使用凶器直接残害被害人身体,往往有时为了毁灭证据而杀人灭口。

3、犯罪组织团体化。70%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是团伙性质犯罪,其组织形成较稳定,团伙成员分工较明确,已具备黑社会性组织的雏形,对社会治安构成较大危害。

4、犯罪类型多元化。过去未成年人犯罪大多以财产性犯罪为主,而目前未成年人犯罪的类型越来越多,不仅涉及财产犯罪,还涉及暴力犯罪、性犯罪以及涉毒犯罪等等。

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既有主观方面的,又有客观方面的。在对待未成年人犯罪问题上,虽然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司法解释已有较详细的规定,但是随着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率的不断提高以及未成人暴力犯罪等问题的凸显,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进行审视。当前在司法实践中之所以对未成年被告人在量刑上实行轻刑化,着眼点是基于未成年人心智发育尚不成熟的特点,教育、挽救、改造未成年被告人,以预防和减少犯罪的发生。但是如果我们毫无限制地减少犯罪的认定或者毫无顾及地实行免除刑罚,在司法实践中则容易走向刑罚过度轻刑化的误区。这一过度轻刑化的倾向不仅与我国当前的未成年人犯罪现状以及整个社会的基本情况相冲突,而且与当前我国刑罚量刑规范化改革的目的相悖,对我国刑法犯罪构成的理论造成较大冲击,也是与当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重重——轻轻”的量刑模式相违背。

二、实务考察:现状之透视

犯罪与刑罚是密切相关的。刑罚的轻重应该与罪责的大小相适应。3)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阶段的基本情况来说,刑罚仍是预防犯罪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重要手段。在当前改革攻坚的社会大背景下,这一重要手段同时又显得是那样的敏感,尤其当它与未成年犯罪人联系在一起时,犯罪与刑罚的一体化仿佛一瞬间就被割裂开来了。一般来说,往往人们总是希望自己能够自由地、幸福地生活,不仅不希望犯罪行为的发生,而且更不希望为预防犯罪而诉诸于刑罚。然而这种希望只是人们心目中的一种理想。现阶段人类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因素综合作用还不足以使人们的这种理想成为现实。当前刑罚量刑规范化改革的目标是促使量刑的相对均衡,从而实现公正司法与和谐司法,以期尽可能地减少犯罪的发生和刑罚的适用。未成年被告人量刑轻刑化是量刑规范化改革的内容之一,但在司法实践中对未成年被告人量刑上实行过度轻刑化的作法是与量刑规范化改革的目的背道而驰的,降低了对恶性犯罪的打击力度。

二十世纪50年代开始我国就开展了未成年人犯罪预防的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的探索。现有的法律法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未成年人犯罪的司法解释,均体现了对未成年人被告人量刑的轻刑化特点。此种刑事立法和司法解释出台,既体现了我国在未成年人犯罪问题上开始转向综合治理,同时也表现出我国积极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等国际人权法规的靠拢和接轨。这一转变和这一接轨是可喜可贺的,它体现了我国在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上的巨大进步。但是就在这一转变过程中,一种过度轻刑化的趋势在法学理论界和司法实务